集团要闻
【特别策划】散尽的硝烟 不散的真情
时间:2018-08-02  来源:淮矿西部公司  编辑:  浏览量:
  
——记对越自卫反击战战斗英雄、潘集电厂项目部程东义

    “八一”前夕,电力公司潘集电厂项目部党支部组织了这么一堂特殊的党课:荣立对越自卫反击战集体一等功、个人二等功,电力公司潘集电厂项目部办公室主任程东义,讲述33年前在那硝烟弥漫、炮声隆隆的南疆战场上的血染风采;讲述33年来,为“我们的爸妈”尽一份牺牲战友还没尽完的“孝心”;讲述主动让出一等功、用鲜血凝成的战友情谊;讲述忠于党、忠于祖国、忠诚企业的赤诚之心;讲述退伍不褪色,保持军人本色,将爱国情、战友情化为奉献岗位的强大动力的感人故事。

    置身这堂党课,一种军人情愫,深深感动、感染着记者。在第91个建军节到来之际,记者采访了程东义。

    “人生难遇几次战,今日一战舍命拼;宁可前进半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
    ——参战前,程东义在参战誓词上摁下了血手印


    采访中,程东义拿出1985年6月7日的《中国青年报》,头版头条图文并茂刊发了《去留肝胆两昆仑》,他说,这是《中国青年报》记者李伟中纪实反映我们敢死队英勇事迹的通讯。

    文章开篇写道:面对生死抉择,一个人会流露什么样的感情?人品不同,表现各异。这张老山边防某部九连几名“敢死队员”出发前的合影,向我们揭示的伟大祖国卫士的内心世界,是当代青年的豪迈气概……

    有这个场景,程东义很难忘。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山前线,《中国青年报》记者和程东义交谈,程东义说,讲死,我们谁都不愿意,生活是多么美好啊。但边防总得有人守,为了祖国人民能过上幸福的日子,我们甘愿献出生命!

    1985年5月3日,攻打166高地的战斗开始了。战前动员会上,军首长向他们每人敬了一碗壮行酒。军长严肃地说,我军曾对这个阵地攻打三次都没有拿下,你们的行动是否成功,关系到全军的声誉和国家的安危。临行前,程东义暗下决心,就是粉身碎骨也要完成任务。那一天,程东义在参战誓词上摁下了血手印。

    我们是祖国的坚强卫士,我们是人民的忠诚儿女。越寇在挑衅,边疆在流血,祖国在召唤,立功的时候到了,在严峻的考验面前,我们面向军旗,庄严宣誓:中华民族不可侮,神圣领土不容侵;愿洒满腔青春血,筑成卫国新长城;人生难遇几次战,今日一战舍命拼;宁可前进半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

    火线入党的程东义说,“裹尸马革寻常事,纵死终令汗竹香”,军人的气质只有在战火纷飞、枪林弹雨的战场上才体现得最伟大而豪迈。

    这场被称为“五四”战役的战争是程东义刻骨铭心的记忆。1985年5月4日上午9:30分,连长用对话机命令程东义带着两个敢死队员观察越军哨所位置。这里山势险要,上面是悬崖峭壁,下面是万丈深渊。他们艰难地向上攀登,程东义手指抓破了,流血不止。几次两脚踩空,差点掉进山谷。

    他们利用敌人白天睡觉,晚上打仗的麻痹心理,一面排雷,一面悄悄地接近敌人的1号哨位,程东义安排一名队员守住洞口,带着另一名战友,接连穿过了四个哨位,直奔166阵地主峰。

    此时,他们已处在四周的敌人包围之中,程东义迅速爬上主峰,靠近洞口,听见里面有敌人的说话声,当洞里的越军发现时,他立即向洞里扔了三颗手榴弹,十多个越军当场被炸死。这时,洞外其他哨位有个越军发现了他,企图反抗,程东义端起冲锋枪,一个点射,把敌人打倒在地。他命令另一个战士把炸药包投进洞内,但因三个炸药包捆不牢,没投就散了。程东义又连忙脱下衣服,用裤子裹起60公斤炸药包向洞内塞去,随后就翻身滚下了山坡。这时,只听一声巨响,一股浓烟冲上天空。敌人的主峰防御工事被端掉了。 

    在5月6日凌晨的战斗中,越军一颗手雷扔进了程东义和战友马洪报坚守的1号哨位洞里,他迅速隐蔽,只受了点轻伤,但马洪报胸部、腿部等多处负伤,伤情严重。战斗稍一平息,他冒着炮火,只身扛着马洪报徒步好几百米把他送到急救所,刚到地方,他又被一发炮弹炸伤大腿和臀部,他安排军工送马洪报下山,简单包扎后,又迅速返回前线继续战斗。据了解,他在战斗中臀部、手、大腿多处被炸伤(八级伤残)。

    第二天,程东义听说马洪报牺牲的消息悲痛万分。连长安慰他说:“我已经给你报请了一等功。”程东义坚定地说:“一等功我不要,你还是给牺牲的战友吧,我坚决不下火线。”

    “一想到牺牲的战友走了,我还在,就想为战友家人多做点什么。”
    ——33年来,程东义用行动践行军人不轻言,一诺重千金


    采访中,程东义的一番话道出了战争中军人们的生死战友情。他说,一想到牺牲的战友走了,我还在,就想为战友家人多做点什么。哪怕只是让他们的亲人过得好点,心里才有所安慰,如果看见他们的亲人过得不好,受点委屈,得不到应有的照顾,我就会非常难过,寝食难安……

    程东义说,老山,是我难以忘却的“祭”忆,尤其是到了“八一”建军节、烈士纪念日,我更加缅怀长眠于老山前线的8名牺牲战友:胡德宏、马洪报、陈义国、周忠平、王金冲、石四祥、伍学斌、丁仕平,我们敢死队11名战友牺牲8名。我无法忘却他们的音容笑貌,也无法忘却他们牺牲时的悲壮情景……

    许久,程东义都不愿去触碰这段尘封多年,令他心痛而又令人难忘的记忆。他说,胡德宏,我同班战友,火线入党。1985年3月20日,还没入来得及入党宣誓,就在111号阵地的战斗中英勇牺牲,牺牲时怀里还揣着女朋友的照片;马洪报,淮南凤台人,他明知执行突击任务有生命危险,但还是毅然决然地写下血书加入了敢死队,1985年5月4日在166号阵地的突击战斗被敌人的手榴弹炸开胸腔,因流血过多而壮烈牺牲,他也是连队在老山最后一名牺牲的战友,我也就是把一等功让给了他。

    程东义回忆道,这些战友牺牲时也就20、21岁,走时没有留下一句话,但作为曾经一同生死与共、并肩战斗的战友,我和连队幸存的战友们至今一直都在兑现着当初战场上“如果谁为国尽忠了,其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我们就要替他尽孝”的承诺。

    战场归来后,程东义和他的战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照他们出征前留下的家庭地址,给牺牲战友的父母寄去了“认亲信”和慰问金(全是战友自发捐款)。之后,我们战友又多次组队,分别到江苏仪征、安徽凤台、湖北黄梅等地,到他们的老家去认亲,去为“我们的爸妈”尽一份他们还没尽完的“孝心”。

    33年了,程东义一直坚守着承诺,兑现着誓言,从没有间断过。程东义向记者介绍说,我们可以告慰我的战友:胡德宏,你最牵挂的双目失明的妈妈,我们很早就为她做了视网膜手术,帮她恢复了视力,现在妈妈依然年轻、依然健康;周忠平,你爸当初是个民办教师,后来落实了公办教师政策,现已退休在家,还有你的妹妹,当年就参军接过了你的钢枪,后来又考上了军校,现在还是在部队服役的一位白衣天使;石四祥,老连队的战友们一直在联系负责为“二老”尽“孝”,但2000年后你的父母因年老都先后不幸逝世,今年我们战友又捐款为你的父母修了墓地。

    每年清明,程东义都要给老乡马洪报扫墓。从程东义退伍回到淮南那天,就把马洪报的父母和家人当成自己的亲人,逢年过节或家中遇到事他都会尽心尽力去尽“孝”并做好该做的事。程东义说,几年前,马叔突发心梗去世,马母目前身体依然很好,家里的房子维护等其他问题我们通过和政府协调基本得到解决。最近,听说马洪报妹妹经常遭遇家庭暴力,我去凤台县跑了好几趟,为她伸张正义。

    往事如烟,岁月如歌。程东义说,军旅生涯和战争经历让自己比常人能吃苦,比常人更知足,耐受力更强,更不会争名夺利。

    程东义告诉记者,1986年从部队转业后,在淮舜分局刑警队干了十年,曾被评“淮南市十佳青年标兵”、“淮南市优秀侦察员”称号。后来,1996年又到集团公司自备电厂工作,2016年至今先后在电力公司光伏项目部、潘集电厂项目部工作。无论组织安排他在哪里工作,程东义都始终如一做好工作,他要用自己优异的工作回报组织和企业,在集团公司的电力发展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田雪梅)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